為防酒駕代言 謝維洲自剖:請以我為戒

台北市議員謝維洲前年發生酒駕被攔檢事件,讓他「以為自己已走到人生的谷底及地獄」,臺灣酒駕防制社會關懷協會(TADD)今天發表謝維洲一篇代言內容,謝維洲以第一人稱方式撰文,敘述他事後的懊悔與參與防酒駕志工的經驗,並希望大家從他的酒駕事件「引以為戒」。

酒駕防制社會關懷協會所貼出謝維洲的代言內容,開頭便說「我是謝維洲,我酒駕,我錯了!」、「請大家引以為戒!」他說,2016年6月12日各大報紙及電視台跑馬跑著「北市議員謝維洲酒駕遭逮」。當時,他以為自己已走到人生的谷底及地獄。

當初謝維洲發生酒駕事件後,臺灣酒駕防制社會關懷協會秘書長林美娜,還出來強烈批判謝維洲「神隱」,要求謝應立即出面道歉,向民進黨黨團自請處分,否則如何在議會殿堂代表民意、監督市政。

謝維洲說,事後他參與了酒駕受害者與家屬的關懷喘息之旅,更加發現,當在酒後握住方向盤踩下油門的瞬間,掉入地獄的不只是自己,更可能是無辜的性命甚至是他人原本幸福的家庭,他也發現,對於自己酒駕行為的懊悔及自責對他人根本無濟於事,因為一旦酒駕肇事,被毀掉的不只是自己,更可能是他人無辜的生命。

謝維洲也提到,他遇見了豪媽與她被酒駕肇事撞成植物人的獨子詹庭豪。現年34歲的詹庭豪原本是個充滿理想抱負的年輕人,開始可以賺錢養家讓媽媽享清福,卻在七年前一場酒駕肇事中被撞成了植物人,從此人生歸零,而豪媽彷彿時空穿越般又回到照顧如同嬰兒般的兒子,唯一不同的是30多年前是以期待與希望的心情含莘拉拔,現在卻是在絕望與痛心中顧著身體機能已無法復原的大孩子。

謝維洲表示,他酒駕事件過後,有機會去了解酒駕可能讓社會付出的殘忍代價,而酒駕肇事受害者後續的醫療與生活及輔具扶助,更需要政府及社會大眾的關心與支持,他除了痛下決心徹底遠離酒精之外,也拋磚引玉的為受害者提供輪椅輔具基金並持續擔任關懷義工。

民報 政治中心/綜合報導 2018年1月31日 上午1:11